幸福网

热门关键词:  幸福家庭  as  地级市

王文君:百年婚书,百年幸福

来源:幸福网 编辑:幸福网 发布时间:2018-09-07 10:09:57

人物名片

王文君,1963年出生于路桥蓬街,婚书收藏达人。1999年,偶然入手了一张精美的民国时期结婚证书,从此一发不可收拾,至今已收藏婚书2000余份,从清道光年间至民国时期,从1949年后再到改革开放后,各式各样的婚书皆有涵盖。在王文君的收藏中,时间最为久远的是清道光二十四年(1844)的纳彩(采)婚书;尺幅最大的则是清宣统二年(1910)时的一张婚书,长1.52米、宽0.5米,共302字。

婚书,由来已久。

据《周礼·地官·媒氏》记载:“媒氏掌万民之判。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书年月日名焉。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凡娶判妻入子者,皆书之。”

书写嫁娶之事的婚书是幸福的象征,但对王文君来说,它不仅记录了幸福,还承载了悠悠时光,“婚书作为夫妻的凭证,是婚姻家庭的有形体现,包含了诸多历史、文化、社会和家庭的信息内容,是时代的缩影和反映。”

与婚书结缘

王文君的幼年是在乡野田头间度过的,但并不妨碍他喜欢文化艺术这类带着几分高雅的东西。初中起他就是班级里黑板报的主要负责人,从写到画,王文君操作得顺手流利,并乐在其中。后来,他索性去了文化馆工作。

1998年,王文君从蓬街乡下搬至路桥城区,开始常常出入于那时还很繁盛的十里老街。如今说起来,占据他大部分记忆的还是老街上那几间当地人购置嫁妆的店铺,木桶店、婚纱店……“结婚用的东西都能在这条街上找到。”

这些,似乎都为他后来与婚书结缘,作了铺陈。

1999年,王文君在老街附近闲逛,偶然发现一个卖古玩的小摊上摆着一幅精致的“画”,目光瞬间就被吸引了去。他急忙走近去看,只见这幅绫绢手绘之“画”为长方形,底色为青,中间端正地书写着几行娟秀小字,上下左右则绘制有花鸟,水墨丹青,栩栩如生。尤其是下方正中绘制的那两只蝴蝶与一对鸳鸯,更是活灵活现,宛在眼前。

王文君迈不动步子了,“无论是墨书还是墨画,都漂亮得像是印上去的,我喜欢得不得了。”一问价钱,50元,可以接受,他付了钱,满心欢喜地捧回家了。

回到家,他把这“画”小心地摊在桌上,细细品味起来。这一细看,又有了新发现,这幅素雅的“画”居然是一张民国三十五年(1946)的结婚证书!正中除了端正地写着“结婚人”“证婚人”“介绍人”和“主婚人”的名字,还写着“同心同德、宜室宜家、永结鸾俦、共盟鸳牒”的祝词。

字里行间流露出的喜庆,与气韵生动的墨笔丹青相映成趣,浑然于绫绢之上,王文君爱不释手,欣喜不已。他暗下决心,要系统地收藏婚书,“我要收集各个年代有意思的婚书,看看它们有什么不一样。”

他的足迹开始遍布于各地的古玩市场,认识了不少做古玩生意的商人,彼此间也渐渐形成默契,“搜集到好的婚书他们就会联系我”。

2007年的一个周末,王文君去上海出差,办完事后其他同事都去了景点,他照例去逛了那个已经涉足数次的古玩市场。一位此前有过交往的古玩店老板见到他,神秘兮兮地说:“我店里有一张宣统年间的婚书,你有没有兴趣?”“我先看看。”

老板拿来一卷红色宣纸摊在他面前。王文君凑近一看,大吃一惊。

这是一张长1.52米、宽0.5米的婚书,全文共302字,内容是关于河南两户富嫡人家后代的婚嫁之事,笔墨隽秀、字迹工整且表述清楚、内容丰富,“我珍藏婚书8年了,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尺幅的婚书。”

“多少钱?”王文君看着眼前的巨幅婚书,心里痒痒的。但老板报出了“6000元”的价格,像一盆冷水迎面泼向他,犹豫再三还是没买,“太贵了……”那时,王文君每月的工资也不过一两千元。

但这只看了一眼的婚书,让王文君魂牵梦萦了大半年,“我人是离开了,心丢在那里了,吃饭也想,睡觉也想。”那时他并未想到,害了“相思病”的自己,竟真的把这婚书盼来了。

又过半年,一日,古玩店老板打来电话,“我准备把店盘掉了,那张婚书我便宜卖给你吧?”“多少钱?”“4000元。”“还是太贵了,我们各退一步吧,3000元。”

捧着婚书,王文君只觉得惊奇。他原本想,这偌大的上海,人来人往,自己心仪的这纸婚书怕是早就在这一年间不知流到何处去了。但如今,这心头好竟然还是到了自己手中,“冥冥之中,有幸相遇,这就是缘分。”他说,“淘到一张好收藏品,就像农夫庄稼大丰产,淘金者淘到黄金,心情好得无法描述。”

时代下的婚书

每纸婚书都有属于自己的时代烙印。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是人生的一件大事,人们到了一定年龄就要谈婚论嫁,结为‘百年之好’。婚书作为夫妻的凭证,是婚姻家庭的有形体现,包含了诸多历史、文化、社会和家庭的信息内容,是时代的缩影和反映。”王文君说,这是自己沉浸在婚书的世界中感到无比喜乐的原因。

从1999年至今的19年间,他共收藏了2000多份婚书。关于婚书的种种,王文君也早已经能信手拈来,如数家珍了。

“婚书的不同形式的演变,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历史文化的变迁过程。”

比如,清朝中后期的婚书,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式的婚姻文书,甚至还能从婚书上看出“娃娃亲”“童养媳”、典(租)妻生子等不正常的婚姻形式。婚书上的图案也以“多子多福”“福禄寿喜”“连理枝”“祥云”等祝福喜庆的图案花纹为主。

民国时期,追求婚姻自由的思想逐渐被接受,婚书上开始出现男女当事人的姓名,上海等地甚至相继岀现了集体婚礼这一婚事新办的风尚,自主婚姻初露端倪。

这一时代的婚书样式也繁多起来,除了龙凤呈祥、鸳鸯戏水等图案之外,洋气的小天使、青天白日旗等也开始出现在民国时期的婚书之上。婚书的名称也开始趋于现代化,从“鸾书凤笺”演变成“伉俪证书”“结婚证书”“自由证书”等。

1949年以后,结婚证形式改成奖状式,内容、格式不一,图案色彩偏单一朴素。“虽然我国在1950年颁布了第一部《婚姻法》,但婚姻的表现方式仍然比较混乱,为了改变这一局面,后来的婚姻登记(包括离婚)都由各级领导审査把关签名,当事人真正成了结婚证的主人。”

上世纪50年代后期,结婚证的印制也逐渐考究起来,主要体现在多色套印和吉祥的寓意上,四周由石榴、稻穗、白鸽等图案组成。“男女平等、婚姻自由”是这一时期婚书的主题词。

“咱们台州也有特别有意思的婚书。”王文君拿出自己主编的《中国婚证百年》一书,翻到两张婚书,“同一对新人,结过两次婚。”

这是两张风格截然不同的婚书。一张以彩图为底色,四周印有精美缤纷的花鸟;另一张则白底红框黑字,样式极其简单。两张婚书,登记的结婚人名字一模一样。

“难道1949年前后,我们台州人有结了两次婚?”这可是个新鲜事。王文君特意去查了资料,又问了很多老人家后,才有了答案。

“早时的台州婚礼,在婚书上签字作证的是双方家庭请来的乡里德高望重的乡绅,并不具备法律效力,我们称为‘通过民间传统形式办理的结婚证书’。当1950年国家颁发《婚姻法》后,台州地区很多早几年结婚的夫妻都去补办了结婚证,因此,不少当时的台州人就有了两张婚书。”

“文革”时期的婚书,语录、口号、标语,太阳、红旗、葵花,都成了烙印在纸上的那个时代的特定标识。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法律制度的完善,“婚书返璞归真,回归了其法律文书的本质。”设计规范,图案简洁。1991年开始,结婚证改由国家民政部统一监制,格式也从奖状式改成护照式,“以方便人们外出携带。”2004年,全国开始统一使用同一格式的结婚证——封面为枣红色,并增加了水印防伪标记。


投稿
首页 | 新闻 | 文教 | 体育 | 娱乐 | 健康 | 旅游 | 美食 | 家装 | 汽车

幸福网(www.xfwang) 合作联系:122200034@qq.com Power by DedeCms 工信部—闽ICP备12015687号-2  技术支持:幸福网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