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网

热门关键词:  幸福家庭  as  地级市

创投本土派崛起 天首集团:坚持实体投资 心怀报国使命

来源:未知 编辑:幸福帮 发布时间:2019-06-13 12:08:26

6月初,启明创投甘剑平即将离职的消息再次被媒体追逐甚至是竞相揣测。而另一家几乎同时以创投基金起家的天首集团却显得低调很多。近几年来,相继收购上市公司、组建实业板块、进军产业,天首集团安静而稳步地发展着。

 “本土派”创投的前世今生

被舆论忽略的,并不只是天首。提起创投,红杉、鼎晖、IDG、北极光乃至是开头提到的启明,个个声名显赫,沈南鹏、熊小鸽等投资人更是被众多创业者顶礼膜拜,甚至尊为创业教父级人物。不可否认的是,中国近二十年来涌现的风云企业尤其是TMT企业,背后均有这些名字的身影。而这些名字也有着显著的共同点:它们掌管的主要是外资基金,而这些基金的掌舵者也大多有着光鲜的海外留学和事业经历。

但是,中国创投领域除了这些“海归”,还有另一股重要的力量。

早在2000年前后,在政策主导下、中国诞生了最早一批本土化的创投机构,虽然彼时纳斯达克神话的破灭及国内创业板的难产拖跨了其中不少人,然而熬过了那段艰辛经历之后,他们其中很多仍然活跃在舞台中央。

2004年底,中小板重新启动让本土创投机构重新活跃起来。这个活跃周期一直持续到创业板开张后的第三年。退出机制的健全,令中国本土的创投力量进入了真正百花齐放的黄金时代。“那个时候,有个很有意思的公司叫同洲电子,你现在看到的本土创投的主要力量,很多都投过这家公司。”在本土创投机构中属少壮派的邱士杰,恰恰也是从投资同洲电子中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并在晚些时候创立了天首集团。

然而事物总有盛衰,行业总有起落。2012年随着各项经济指数的下行,本土创投再度陷入困顿。所幸这个调整期并不算太久。两年之后的2014,在“双创”、A股IPO重新开闸、中国经济“新常态”等宏观有利因素的刺激下,随着退出机制的不断完善,本土创投的信心和热情被重新点燃,并日渐成长为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的重要力量——无论是因宁德时代而进入主流舆论视野的深创投、或是仅2017年前8个月就有17家所投企业进入IPO的达晨,本土创投基金势头强劲。

天首集团也是如此:旗下天首投资于2013年以唯一私幕基金身份参与央视财经50指数而获得关注。近几年,天首集团业务不断拓展,2017年通过股权收购成为吉林天池钼业最大股东,2018年布局新能源领域,参股邯郸建旭新能源有限公司。自此,集团布局已覆盖新能源、消费服务、新型农业、生物医药、节能环保和稀有金属,各个板块联动,正推动着中国多个领域、多产业的变革和发展。

表象之下的三个截然不同

外资与本土投资基金的差异,事实上远不止主流舆论关注点截然不同这么简单。更深层次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投资方向的不同。外资更注重的是以互联网业为典型代表的“风口”,而本土投资机构把资金更多地投入在了传统制造业的产业升级、国家战略性的新兴产业以及中小企业。

二是投资手法的不同。无论是已经上市的美团、出行服务巨头滴滴、抑或是已经死掉的“小黄车”,都曾以高得吓人甚至是背离基础商业法则的用户返利,将整个行业搅得翻江倒海。在背后资本的强力驱动下、这些“独角兽”迅速打压并收购主要竞争对手,从而快速形成行业垄断的局面。相比之下,本土投资机构的手法要温柔了许多。

三是投资回报的截然不同。姑且不论上述这种血腥搅局的手法是创新大于破坏、还是破坏大于创新,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这些快速形成垄断的企业,往往获得更为好看的数据和因此而来的更高估值,其投资回报周期也更短。

或者正是因为这三个本质差异,令外资具有更生动的故事性,因此自然能得到舆论的更多关注。然而正如达晨创投的肖冰所言:“中国不可能完全靠互联网,中国的基础、脊梁仍然是制造业。如果制造业发展不起来,中国的GDP很难持定续稳。”

尤其当下面临复杂的国际经济形势下,本土投资机构的使命远还没有完成。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是一种使命

对于本土投资人而言,使命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金融应服务于实体经济,为国家发展做出应有贡献。”这是邱士杰创立天首的初心,也是绝大多数本土投资机构共有的信念。

然而信念还须付诸于实践和行动。对于中国而言,无论外部环境如何变化,实现5G、工业2025等重大战略目标。不同于以往几次工业革命,新一轮的领先之争不再只是某项或某些技术的产业化,其实质是借助AI、大数据等新技术和技术理念推动传统产业的升级迭代。

在天首集团看来,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成效,主要看两个指标。

一方面,是看所投企业在资本进入和资本退出后,有没有变得更好。不少中国企业赴美上市、创造了各种骄人的成就之后,随着资本的套利退出,逐渐变得平庸甚至是趋于没落,这显然是一个被忽略了的现象。在天首集团长期以来的价值观中,投资机构不仅要为所投企业提供服务支持,更重要的是在这个过程中,要为其建立起能持续创新的现代化企业管理能力,即便未来资本获利退出了,企业也能凭借这种机制,继续成为一个有长久价值的实体。这也是对投资人的负责。

另一方面,单是企业个体变得更好还不够,还得看在这些龙头企业的带动下,整个行业有没有变得更好。天首集团作为本土投资机构的一股重要力量,有相当一部分投的是国家战略性的新兴产业,这些产业整体要变得有竞争力,需要的是产业内的良性竞争和产业链的共同发展,因此,有一些投资手法比如快速制造垄断,虽然能放大中短期投资收益,但长远看并不利于行业健康。这种有所不为,也恰恰是本土投资机构应有的使命感所在。邱士杰介绍,目前天首集团的实业和金融板块正同步发力。

IFC大厦的视野极好,初夏中午明亮的光线,让北京东三环那些入驻着全球最顶尖公司的高楼几乎尽收眼底。道路上车辆往来,奔向下一个目的地。这一幕,也似乎正是中国本土投资机构的发展缩影。

 

投稿
首页 | 新闻 | 文教 | 体育 | 娱乐 | 健康 | 旅游 | 美食 | 家装 | 汽车

幸福网(www.xfwang) 合作联系:1222-000-34@qq.com Power by DedeCms 工信部—闽ICP备12015687号-2  技术支持:幸福网

电脑版 | 移动版